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儿童
普通
限制
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中方这次干得漂亮!华为再遭西方遏制,商务部法律武器重拳出击

昨天写到瑞典法院支持瑞典电信管理局去年10月禁止在新建设的瑞典5G电信网络中使用中国公司华为和中兴通讯设备的决定,与美国对华为的打压遥相呼应。

有朋友可能会问,

美国能管到瑞典吗?答案是肯定的,手段就是次级制裁。

中方这次干得漂亮!华为再遭西方遏制,商务部法律武器重拳出击

美国对华为的大规模直接打压初见于2019年5月15日。当时特朗普援引《国家紧急经济权力法》,出于所谓“国家安全考虑”禁止美国公司使用“构成国家安全风险的企业”制造的电信设备并限制出口芯片。

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同日将华为及其使用“构成国家安全风险的企业”制造的电信设备并限制出口芯片。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同日将华为及其68家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限制实体清单。2020年5月13日,特朗普将前述行政禁令延长一年,并扩展到全球,要求非美国厂商向华为出售、转售、再出口使用美国技术或设计的半导体芯片前,也必须得到美国政府的出口许可,

此时被列入出口管制限制实体清单的华为附属公司增至114家。

中方这次干得漂亮!华为再遭西方遏制,商务部法律武器重拳出击

需要注意的是,2020年禁令禁止非美国企业与华为的交易属于典型的“次级制裁”。国际法上的次级制裁是指制裁发起国对制裁对象进行制裁的同时,限制第三国的组织或个人与被制裁对象进行金融和贸易往来,并对违反规定的第三国组织或个人施加处罚的制裁行为。美国凭借其在芯片设计领域的垄断地位、在芯片的架构和IP研发以及授权服务上的半壁江山、在设备刻蚀机上的过半数统治地位,

胁迫其他国家的企业遵守美国的禁令,乃至要求其他国家跟着美国禁用华为产品和服务。

2021年5月12日,拜登宣布将对华为的禁令再延长1年,同样延续次级制裁,要求非美国企业也遵守美国的禁令。

中方这次干得漂亮!华为再遭西方遏制,商务部法律武器重拳出击

对于美国超越其管辖权的次级制裁,中国有反制的法律工具吗?当然有。

今年1月,商务部正式发布

《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办法》第12条规定,对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中国政府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和需要,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

第5条规定,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遇到外国法律与措施禁止或者限制其与第三国(地区)及其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正常的经贸及相关活动情形的,应当在30日内向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如实报告有关情况。

第7条规定,工作机制经评估,确认有关外国法律与措施存在不当域外适用情形的,可以决定由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发布不得承认、不得执行、不得遵守有关外国法律与措施的禁令。

第9条规定,根据禁令范围内的外国法律作出的判决、裁定致使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遭受损失的,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在该判决、裁定中获益的当事人赔偿损失。

美国对中兴的处罚,

是因为中兴违反美国对伊朗的次级制裁与伊朗企业做生意。

还对华为以伊朗的交易施以次级制裁,例如孟晚舟就被美国指控隐瞒与伊朗的交易并欺骗汇丰银行,至今仍被控制在加拿大、深陷在引渡司法程序中。

中方这次干得漂亮!华为再遭西方遏制,商务部法律武器重拳出击

对于美国政府的前述次级制裁,依据《办法》,从国家层面看,我国可以主动发布不得承认、不得执行、不得遵守有关外国法律与措施的禁令,并依法采取反制措施;从企业层面看,中兴和华为可以向商务部申请不得承认、不得执行、不得遵守有关外国法律与措施的禁令,并可对从根据禁令范围内的外国法律作出的判决、裁定提起赔偿损失的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