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儿童
普通
限制
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叛逆者》原著者畀愚:“朱一龙”的叛逆是对人性的诠释

周游执导电视剧《叛逆者》海报

文 |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宋浩

朱一龙和童瑶主演的电视剧《叛逆者》在中央电视台八套播出后,收视率一马当先,广受好评。

作为该书的原著作者,作家畀愚正“窝”在嘉兴嘉善创作新书,剧还没看:“我强忍着不去看,想等播出到差不多的时候,再一口气刷完。”

“我相信编剧会让故事更加精彩。”开播以来,每天都有周围的朋友、读者私信来跟他说,在追这个剧。

《叛逆者》改编自畀愚的同名中篇小说,曾获第十二届《人民文学》奖,书于2020年5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包含《叛逆者》《邮差》《氰化钾》《胭脂》四篇作品。

电视剧《叛逆者》同名原著

畀愚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年

我不是“考据式”写作

现在衡量一部电视剧是否热播,有一个标准就是网友去翻看原著的多不多,这其中包括不少在手机上读书的。在某手机阅读app上,读者在看《叛逆者》电子版时,可以随时对书中某处发表评论和感想。

比如提到“汪精卫政府在《中华日报》上公布……”

读者vickysu评论:“《中华日报》创刊于1932年4月11日……1939年7月10日重新出版,成为汪精卫南京伪国民政府的机关报……社长林柏生,代理社长许立球。”

读者可可西里回复:“感谢科普。”

又如蓝小姐儿子死的那天,提到电影《龙凤花烛》,读者momo评论:“《龙凤花烛》是1947年屠光启执导的电影,罗兰、姜明等主演……”1947年是解放战争的第二年,故事的时间、背景豁然开朗。

其余如“蓝衣社”“沪江大学”以及后来朱一龙饰演的林楠笙工作的“中美合作所”,都有读者做“名词解释”,时间、人物、因果,十分详细,书中比比皆是。

比勘评论的内容,虽大多搬运自网上词条,但仍能大大帮助读者了解时代背景。

畀愚在写作的时候,并没有“考据”意识,去埋这些点,知识都来自平时的积累。具体写到某处,需要查具体时间、事件,再去翻资料。“对一件事、想一个问题,考虑太多,往往写得千疮百孔,也就不能成形了。所以创作的时候,我根本也没考虑到。”

“但有一点我很在意,就是大背景的真实性。”畀愚近十年来,创作的都是民国背景的小说,把虚构的故事放在真实的背景下,是他喜欢的写作方式。

作家畀愚

畀愚喜欢读民国史,“正史也读,野史也读,比如《剑桥中华民国史》;还有专题史,大革命时期、抗战时期,都会读。”他说,“我更喜欢从野史、专题史上获得信息。”

他还特别喜欢书信、日记。“比如日记中可以看到鲁迅请谁吃饭,花了两块大洋或者多少钱,我们可以知道当时的物价、人们的口味——比如江苏一带喜欢喝黄酒。而且,日记、书信里还有他们个人的内心、他们的生活细节,这是大历史中没有的。”

这些知识都是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写作的过程,反过来也是学习了解历史的过程。”

顾慎言的原型:民国有很多故事宝藏

畀愚喜欢读民国的历史,从人情百态到风流韵事,方方面面。“这是一个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故事宝藏的时代。”

小说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王志文饰演的顾慎言——这是唯一有历史原型的角色。

他的原型是余乐醒,戴笠的助手、沈醉的姐夫、军统元老。他曾留学法国,后来投身军统,也曾在越南参与刺杀汉奸的活动,这些都体现在顾慎言这一人物身上(与剧中不一样,小说中顾慎言是林楠笙在军统的上司,也是他的老师,是剧中陈默群和顾慎言两个角色结合。)

在余乐醒影子的基础上,畀愚把顾慎言这个人物画清晰了。

顾慎言喜欢喝白兰地、抽雪茄,喜欢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的诗(波德莱尔从1921年开始,由周作人等人翻译到中国)。同时顾慎言也有传统文化修养,喜欢围棋,手上总拿一本宋代的《忘忧清乐集》。

“让他选择波德莱尔的诗,是因为我需要这个人物,他要有这样的情趣,这样的修养。他应该是在东方传统文化之下成长起来的,但是又到法国去留学,受到了西方文化的浸淫。”

畀愚在小说中还设计了一个情节,顾慎言用《波德莱尔诗集》和《忘忧清乐集》给林楠笙传递情报。这是畀愚对人物形象的丰富。“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身上体现的就是民国那个时代的特征,在中西方文化两相挤压下的一个知识分子,但因为国家分裂动乱、外敌的入侵,不得不弃笔从戎。”

他觉得,写小说最重要是的人物:“你要塑造什么样的人物,就采用什么样的语言,营造出一种什么样的语境。”

作家畀愚

凭着对于民国历史的理解,他的杜撰也非常有“民国味”。

比如林楠笙最终决定“叛逆”,与地下党取得联系,按照约定,他在《中央日报》上刊登了署名“黄山云”的《咏梅》,作为暗号。

有读者好奇,是不是《中央日报》某一期上真有这首诗?

畀愚说,这里没有历史出处, “黄山云”和“《咏梅》”是他杜撰:“这两个名字听上去那个时代气息上还是蛮相符的,对吧?”畀愚笑说。

“叛逆者”林楠笙:叛逆是对人性的诠释

小说中,特工林楠笙在老师、爱人的影响下,成为军统的“叛逆者”,走向光明。这种转变来自他对人性的坚守,“他只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畀愚说。

“叛逆就是人性中的一种。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叛逆基因,当我们遇到某些事,我们在做选择的时候,这个选择可能就是叛逆。但这种叛逆是加引号的,叛逆并不是说他背叛了什么、违背了什么,他只是选择了什么,他做出了从自己内心出发的一种选择。”

《叛逆者》剧中朱一龙饰演的林楠笙

“林楠笙通过他自己的感受,他的同事朋友每个人的人生给他的感受,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这种选择肯定是属于人性的一部分的。”

畀愚说:“很反感反人性的那种描写,有的作品我一读,这个人物不对的,不符合逻辑的,人性不是这样的啊。”

对于“林楠笙”坚守本心的这一“叛逆者”形象,畀愚表示,这不是来自某个史料或者故事,也不是来自如发奇想的灵感,而是来自他本人对于历史、人生、社会的一系列思考。

“文学创作是需要灵感的,但它有时候可能更通过一种经验来体现我们的灵感,好像我们常说的熟能生巧一样。”

“我们读历史,各种野史、传记,在读的时候,往往会让人有一种拨开云雾见日月的感觉。换句话说,我们了解历史,就是为了更清醒地思考我们现在所要面对的。”畀愚说,塑造这一人物,是希望让人能记住他、通过他联想到一些东西。

为读者签名用完30支签字笔:80后90后就是我们的希望

过去的十年,畀愚创作的都是民国背景的小说,最近,他的长篇小说《江河东流》出版,这部小说对他的意义非凡:塑造的人物跟以往不一样,更像是一个中国式的堂·吉诃德,是一个关于成长、蜕变、自我救赎的故事。“我把十年来,许多要对那个时代要说的话都留在了这部小说里,这也是我对自己十年创作的一个小结。”

之后,畀愚表示,会尝试写作悬疑推理风格的作品。“因为我自己也喜欢这种调性,比如我看书,有悬疑的就会吸引我看下去,我想这应该是人的共性吧。”他觉得,小说也不必划分边界。“一个作家其实最怕的是什么?就是人家读你的作品读到一半,觉得没劲,把它搁置起来。”

《叛逆者》出版后,畀愚曾经为读者签名,一口气用完了30支签字笔,签了30000本书。

他也经常收到很多粉丝的私信,包括对作品的看法、对人物的看法。有一位读者让他印象深刻,她通过小说,从各种细节入手,最后查到了畀愚的出生地,这让畀愚很感动。

还有读者来告诉他,他的哪个桥段被什么电视剧照搬了,截图下来,一点一点对比。甚至有人要组织起来替他维权。

睡前醒后,畀愚躺在床上翻粉丝的互动和来信,“非常感动。”

“这些留言和评价都对我都是一种莫大的鼓励,我特别感谢他们,他们让我感受到了从事这个行业的意义与乐趣。尤其是我知道他们大多数是80后和90后之后,我更高兴,觉得自己年轻了,他们就是我们的希望,对不对?”

《叛逆者》豆瓣开分8.4,追剧可别忘了看原著小说!

《叛逆者》今天开播!原著作者:我对编剧很放心。

2020好书盘点:《叛逆者》

他们的选择是遵从了自己内心 | 作者畀愚谈《叛逆者》

《叛逆者》

朱一龙 童瑶 领衔主演

虽殊途,时局跌宕,皆以此身,誓报家国。

愿同归,红日初升,暗夜破晓,共迎曙光。

人文之宝,阅读之外的文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