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儿童
普通
限制
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演员童瑶有一张清秀精致的脸,她生着杏眼、小嘴、眉目极淡,从小练舞让她的四肢纤细。比起对她长相的讨论,人们更喜欢谈论她与电影明星章子怡的撞脸程度。

学表演第一天,就有人告诉童瑶,你和章子怡撞脸了。在校期间,中戏老师叫她“小一号巩俐,大一号章子怡”,出道后,每当她上节目、被采访,都绕不开这个话题。

“和章子怡撞脸”为童瑶带来过不少误会,有人以为她是章子怡的替身,还有人误以为她和章子怡是一母同胞的姊妹,曾有航空公司工作人员给她打电话,“我们想请你姐来当代言人”。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左边是童瑶,右边是章子怡

如果说“演员脸”该有什么标准,辨识度是不可缺少的部分,甚至能够决定一个演员的戏路宽度和职业生命。

前些年,童瑶顶着“小章子怡”的称号一路走来,她也不辩解,多数时间都窝在剧组拍戏,一部接一部地拍。

有意思的是,随着《如懿传》《大江大河》《三十而已》《叛逆者》等剧热播,近几年,拿她和章子怡做比较的人越来越少了。

更多人正在记住“童瑶”这个名字。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刚刚落幕的第27届白玉兰奖,角逐“最佳女主角”的竞争激烈,人们最看好《山海情》里饰演水花的热依扎,她将一个扎实、有韧劲儿的西北农妇水花刻画得很饱满。

第二个热门人选是《装台》中演蔡素芬的闫妮,她让“蔡素芬”这样一个从小地方来、背负秘密的中年女性形象深入人心。

最终获奖者却是在《三十而已》里饰演顾佳的童瑶。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艺人在颁奖现场的礼服品牌,往往能体现当时的地位

童瑶的这次获奖成了白玉兰视后的大爆冷,当晚,微博热搜都被“热依扎没得白玉兰视后”“心疼热依扎”等词条占据,获奖者童瑶显得多少有些尴尬。

颁奖典礼后台,有记者问她,“你觉得自己凭借什么特质打动了评委?”

童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反倒将《山海情》剧组和热依扎的表现夸了一通,“山海情真的是一部非常好的戏,热依扎也演得非常好。”

“(没想到)这么好的事儿能落到我头上”,童瑶自我调侃。

白玉兰奖项的评选标准和规则,或许包含不少复杂考量,当事人童瑶的回应却足够体面。

作为看完《山海情》和《三十而已》的观众,这两部剧本身在风格与立意上有较大差距,没什么可比性,但“顾佳”和“水花”这两个角色确实曾以不同形式打动过我们。

塑造出她们的两位演员中,热依扎的演技有目共睹,童瑶的表演功力也有肉眼可见的提升。

《如懿传》里的高晞月,是我对童瑶的初印象,《如懿传》是大女主剧,主角是周迅演的如懿,贵妃高晞月只是一个后宫中的配角。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童瑶读完剧本,又熟读原著。她塑造出的高晞月单纯蛮横,没什么坏心眼,让人讨厌不起来。剧中有一幕,高贵妃的人生走到末路,她身披华服,脸色苍白地瘫坐于雪地之上。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如懿传》剧照

一些观众在弹幕里留言:“这(高晞月)明明是个坏人,看完后怎么这么让人心疼?”

如果说观众对《如懿传》中的高晞月只是有些不忍,《大江大河》里的宋运萍则是让这种不忍被放大到极致。

宋运萍戏份不多,是男主角宋运辉的姐姐,是个善良坚强的角色。童瑶是独生女,没有当过姐姐,但她在剧里干活熟练,将一个物质匮乏的家庭里“长姐”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三十而已》里,顾佳雷厉风行,一度在互联网掀起“顾学”热潮。

演完一部当红的影视剧,不少演员会趁此机会上综艺、接受媒体采访,来巩固得来不易的名气。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童瑶没有这么做。

《三十而已》之后,她的选择更多了,每天都能收到各种各样的合作邀约,但她很少接综艺、采访,拍戏的节奏也控制在一年1-2部戏左右。

童瑶最新的一部作品是电视剧《叛逆者》,她演聪明、独特、有血性的共产党员朱怡贞,豆瓣评分高达8.3。

“我拍戏产量不高,一年大概一到两部,最多了,拍完以后我就去过特别简单的生活,然后看到好剧本再去拍。如果没有看到特别好的剧本,也不会特别慌……”

她向媒体人吕彦妮解释。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拥有自己的代表作之前,童瑶的名字始终与两个标签相互围绕:

和章子怡撞脸的演员,被张默殴打的前女友。

如果将这些争议追根溯源,要回到2003年12月。

当时的男友张默约童瑶在宿舍楼下见面,两人说着说着,争执了起来。一米八三的张默拽住童瑶的胳膊,抓着她的衣领,将她拖向校门口。

拖行中有三次施暴行为,他推倒了童瑶,用脚踢她的头和面部,最后一次殴打的时候,童瑶被打得意识模糊。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这不是电视剧里互相挥俩巴掌的那种打闹,而是性质恶劣的殴打,当年的一些报道中,却将其定性为模糊的“家暴“。

事后,张默被拘留了,一句道歉都没有。反倒是父亲张国立站出来为儿子道歉,还透露张默打人背后藏有内幕,只是目前自己还不能说。

2004年1 月,距离张默打人事件不到1个月,童瑶还在重伤期间,却以“性侵”罪名控告自己的老师——中戏教授黄定宇,最终因证据不足,黄定宇被释放。

网上开始有了另一种声音:童瑶被打不是无缘无故的,她与黄定宇存在某种不正当关系——利用某种“潜规则”来获取角色资源。

童瑶的第一部作品是电视剧《林海雪原》,这部剧原本已经定下女主角,剧组临时换角,找童瑶顶上,这被视为童瑶与黄定宇不正当关系的证据之一。

而在《三联生活周刊》针对这件事的报道中,《林海雪原》的制片人郑凯南则称,换角是个偶然事件。

《林海雪原》是战争戏,女主角“白茹“的戏份不多,戏在东北开拍,原本挑中的那个女孩穿上戏服后效果不太好,”她穿上皮衣、皮帽后脸更圆了、个头压矮了”。

制作方决定换人,“我们急得四处打电话,找亲戚朋友推荐”,正是缺人的时候,童瑶发来自己的照片,她以第一名考进中戏,身高一米七,外形也符合角色需要,这才定下了她。

关于当年的事实真相有很多种说法,但无论张默打人事件,还是黄定宇涉及性侵事件,不可否认的是,童瑶是这两件事的受害者。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张默打人事件中,任何理由也无法为暴力犯罪开脱;黄定宇涉及性侵事件中,一个是手握权力的老师,一个是刚刚大二的19岁学生,两人的位置完全不对等。

哪怕如此,童瑶依然因为这两件事彻底陷入低谷,她本是班里的学霸,表演课上,没人愿意和她搭戏。

大学毕业,同班同学唐嫣和白百合都有了自己的代表作,唐嫣很快靠偶像剧成为85花翘楚,白百合也借《失恋33天》进军电影领域。

童瑶的演技不逊于她们,《林海雪原》后,隔了整整5年,她才有了自己的第二部作品《不敢说爱你》,反响平平。

那些陈年往事经过时间的冲刷,已经变得模糊而复杂,带给童瑶的影响却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图源:豆瓣

近期,有人在社交网站上发布投票:你能理解张默打童瑶吗?

3761人参与投票,投“理解”选项的人竟占44%。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童瑶和章子怡或许有张相似的脸,她们的人生际遇有着本质区别,章子怡还没毕业就被张艺谋选中,出演了《我的父亲母亲》,成为百花影后。

人生道路尚未完全展开的时候,章子怡已经尝到了名利的滋味。而童瑶直到入行19年,35岁之后,才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大学毕业前后,童瑶一个剧组接一个剧组试戏,没有一个片约。大学时演的那部《林海雪原》,没有什么让她展现演技、优化演技的空间。

童瑶真正在影视圈闯出点名堂时,已经是她出道十多年后了。

圈内多年摸爬滚打,童瑶也学会了放低姿态,没有将野心写在脸上。

最开始,人们称童瑶撞脸章子怡,她会说,“长相是父母给的,她是她,我是我。”

过了几年,童瑶的锋芒微敛,再有人提到她和章子怡相像时,她笑着回应,“我出门尽量注意自己的言行,以免给子怡姐抹黑丢人。”

没有被聚光灯照到的那些年,童瑶觉得自己也有收获,可以远离流量的纷扰,与那些慢工出细活的剧组、老戏骨演员们合作,磨练自己的演技。

《大江大河》是童瑶参演的电视剧里评价最高的一部,也让她收获很大的一部戏。童瑶对开场的戏印象深刻,这场戏也让她意识到:用心的剧组能在细节上花费多大的精力。

那场戏里,她(宋运萍)奔跑着告诉还在养猪场干活的“弟弟”小辉,他们的高考成绩都达到了大学的分数线。

这样一个简单的场景,导演发了四次通告,所有人五点多出发去现场,前三次是阴天,导演没有开拍,直到最后一次等来了太阳,导演才开始安排机位开拍。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这个阳光万里、充满希望的画面,和后续剧情里宋运萍为了让弟弟上大学,甘愿牺牲自己的梦想形成对比。

“这种反转和落差更能让观众共情,为宋运萍刚开始设想的美好和后来的失落而心酸。”童瑶告诉《InStyle优家》的记者。

挑战有新鲜感的角色,能和角色共情,这两点是童瑶挑选角色的关键。

家庭剧《家常菜》里倔强贫穷的年轻女孩何文远,抗战剧《桥隆飙》里青楼女子小白龙,还有《民兵葛二蛋》中敢爱敢恨的村长女儿孟喜子,这些角色身上都会有一些让她共鸣的东西。

拍《三十而已》时,因为没有做过妈妈,童瑶一度拒绝过这个角色,她告诉导演张晓波,这个角色太完美了,“我完全不能想象出这个人……我觉得她不会真实存在的。”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一个真实的角色不可能没有缺点。导演让她别急,顾佳的缺点要到后面才出来。

最终,江疏影打来的一通电话说服了童瑶,两人在电话里聊得很好,有传言称,电话里,江疏影说了句非常热血的话:

“我们都已经30了,这次,我们一起乘风破浪,披荆斩棘。”

“顾佳”这个角色对童瑶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让她拿了不少有分量的奖项,敲开了“大女主”角色的门,从苦情的小白花形象扭转为有力量感的都市精英女性。

不少人记住了“童瑶”这个名字。

黄渤曾感慨爆红前后的际遇差别,“以前在剧组里,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小心机……现在身边都是好人,每一张脸都洋溢着笑容。”

童瑶也有相似的感受,以前她去见导演,试戏后,剧组人员总告诉她:

“回去等消息”

“这个角色好像不太适合你……”

走红之后,很多人拿着好剧本找过来,任童瑶挑选,告诉她:“这个角色是为你量身打造的”。

被采访时,童瑶也没再被问过,“你在不在意别人拿你和章子怡对比?”

2021年初,章子怡以古装剧《上阳赋》进军电视剧界,甚至有人开玩笑,在电视剧界,新人章子怡成了“小童瑶”。

这只是个玩笑,却也能侧面窥得童瑶在电视剧领域的今昔地位有所不同。

童瑶:我不是章子怡

没有人能度过风平浪静、毫无波澜的一生,你随时有可能陷入低谷,是否能从低谷爬起来,更见功力。

童瑶曾说过,自己最欣赏“顾佳”的地方,是她遭遇婚姻背叛、事业破产后,还有翻盘再来的勇气。

这或许是她和顾佳最相似的地方,为了达到目标,顾佳可以放低姿态,童瑶也能在演艺圈默默蛰伏多年。

两人都经历过大的挫折,没有自怨自艾,而是认清现实,再去解决问题,为自己闯出一条新的道路。

更重要的是,她们都有遇到困境后重头再来的力量和勇气。

遇到低谷,要有重头再来的勇气。

文章来源:十点人物志

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