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儿童
普通
限制
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澳大利亚竟向世贸组织投诉中国

据法新社悉尼消息,澳大利亚政府当地时间18日宣布,因为中国对澳葡萄酒征收反倾销税,澳方已正式向世界贸易组织投诉。

澳大利亚政府的声明称,向世贸组织提出正式投诉是为“保护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商”的利益,此前澳大利亚政府还向世贸组织投诉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加征关税,是为表明澳大利亚对“基于规则的贸易体制”的支持。

澳大利亚政府的声明还称,澳愿意与中国直接对话以解决葡萄酒争端。

事实上,针对原产于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征收反倾销税一事,中国有关部门已多次表态。中方主管部门依法依规对外国输华产品采取相关措施,符合中国法律法规和国际惯例,也是对中国国内产业和消费者负责任的行为。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记者迈克尔•史密斯在5月16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澳大利亚的商业领袖们对中澳关系恶化感到沮丧,甚至在私下将责任归咎于澳总理莫里森,而不是指责中国。文章称,“商界领袖们想知道,为何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会要求对病毒起源展开独立调查,为何澳政府会考虑撕毁达尔文港租约,为何澳大利亚的政客们会讨论与一个比我们强大得多的国家开战?”

此外,《澳大利亚人报》也刊文指出,澳大利亚全国最大的工业协会敦促本国政府,通过“谈判、常识和外交”缓和中澳紧张关系。文章援引澳大利亚工业集团首席执行官英尼斯·威洛克斯发表的讲话指出,澳大利亚在其安全与经济关系之间,面临着一个长期以来令人担忧的“清算日”,他呼吁通过理性的谈判和外交手段缓和中澳之间的紧张关系,避免使用煽动性语言,例如澳大利亚内政部秘书长迈克尔•佩祖洛此前曾称的“战鼓已经擂响”,并认为澳工商界应努力利用同中国的联系来防止中澳紧张关系升级。

威洛克斯的言论得到了其他知名企业人物的支持,包括前自由党议员、现在负责澳大利亚商业委员会国际交流工作的沃里克·史密斯。他说:“我们政府的某些行动本可以采取更细致的处理方式。”

5月6日上午,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宣布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下午,外交部对此回应称,澳方对此承担所有责任。

曾经,中澳之间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贸易合作。去年澳外交贸易部公布数据,中国在2018至2019财年,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国,双边贸易额高达2350亿澳元,占澳大利亚总贸易额的26.4%。

然而,澳大利亚近些年对华政策频频“走偏”,采取一系列错误行动。2018年8月,澳大利亚率先禁止中国企业参与澳5G网络建设,多次打着国家安全的幌子否决中国企业赴澳投资;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初期,澳大利亚提出要针对中国进行疫情的独立调查;2021年4月21日,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宣布,取消维多利亚州与中国此前签署的“一带一路”备忘录和框架协议;5月2日,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又让澳国防部重新审查中国岚桥集团租借澳大利亚达尔文港99年的协议,并考虑是否强制中国企业放弃对这个港口的租赁权。除此以外,澳大利亚还多次在涉港、涉疆、涉台等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采取错误言行,使得两国关系雪上加霜。

澳大利亚之所以在中澳关系上“开倒车”,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对中国发展的担忧甚至恐惧,认为中国会影响到澳大利亚在南太平洋地区的领导地位。二是为了向安全领域的“带头大哥”美国表忠心。在安全领域,澳大利亚过去靠英国,现在靠美国。在特朗普时期,特朗普对联盟关系的轻视,让澳方有一种被抛弃的焦虑。所以澳大利亚通过打“中国牌”告诉美国,澳大利亚是美国全球战略中不可缺少的,能够在对华遏制方面发挥较大作用。三是澳大利亚现任政府战略上的短视。5月19日,澳大利亚联邦参议员兼影子内阁外交部长黄英贤指责澳大利亚政府,称其为了眼前的政治利益而发布危言耸听的言论,危及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关系,批评莫里森在外交事务中沉迷于政治机会主义。她说:“我担心的是,他不仅没有完全理解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利益,他甚至压根没有寻求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