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儿童
普通
限制
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英德大战,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水流千遭,终归大海。

就像事先的约定,英格兰和德国这对老冤家果真在淘汰赛第一轮就碰到了一起。对于泡沫和水分齐飞的欧洲杯1/8决赛,这样一场经典对决实在难能可贵。

德国避免了又一次的蒙羞,幸运地以小组第二身份晋级欧洲杯16强。但就像《图片报》在头版头条质问的:“我们晋级了,可没人知道为什么。”4比2碾压葡萄牙的比赛还在记忆中没有消退,我们又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德国队,他们差一点点被最无名的匈牙利淘汰出局。现在不仅晋级,而且还取得了小组第二的成绩并处于难度相对而言小很多的下半区。可为什么?

为什么德国队会这么多变,这么反复?跟着一起变的是德国人的信念。输给法国之后,德国人开始祈求不要在小组赛就被淘汰。战胜葡萄牙之后,德国人又折服于勒夫的冠军光环而憧憬最后的奖杯。现在被匈牙利逼平之后,德国人没有想法了,脑子里只有巨大的问号。

勒夫几乎排出了同对阵法国以及葡萄牙完全一样的首发,依然是三中卫阵型,只有一个被动的变化,那就是受伤的穆勒换成萨内。赛前比尔霍夫专程跟他进行了长时间的单独交流,给他打气,媒体也在为他唱赞歌,希望萨内能比穆勒做得更好,至少不要比穆勒差。但恰恰就是萨内的低迷导致德国队失去了前一场比赛的流畅和犀利,并影响到了其他队友的发挥。赛后,《图片报》给萨内打了5分,这是不希望摧毁他接下来的自信心,但对于其他几个主力队员却毫不留情地打了6分。

首先是京多安,“他踢得太吊儿郎当了,漫不经心的传球直接导致了对方的进球。”然后,格纳布里等同于失踪。再就是上一场比赛被打满分的格森斯,从1分到6分,格森斯差不多是整个球队的缩影,但左路的萨内对他造成的影响也是客观存在的。而最重要的是,匈牙利的严防死守让德国队所有的进攻手段都失效了。

幸好德国队晋级了,但本场比赛甚至首轮对法国比赛时暴露出的所有问题都必须要尽快解决。无效控球太多,面对重兵防守缺少有效办法,而后防线太容易被对方的反击打穿......即便德国队有故意保存实力之嫌,但暴露出的问题依然是显而易见的。德国人也许只能寄希望于绍尔所赞誉的:“勒夫可是世界杯冠军教练啊。”希望勒夫能找到解决办法,否则,他为之赌上的一世英名将就此归零。

穆夏拉,是那个最懂英格兰的男人?

对于被匈牙利逼平的糟糕表现,德国媒体并没有太多的纠结。毕竟实现了既定目标,现在要考虑接下来的比赛该怎么踢。因为对手是英格兰,德国队也缓解了很多的失望,他们在大赛中面对英格兰的战绩和心理都有着巨大的优势。当然,拿下对手或许没想象中那么容易,那么,穆夏拉的重要性就浮出了水面。

“穆夏拉应该得到更多的出场机会。”《图片报》向勒夫建议。来自拜仁的这位18岁小将在对阵匈牙利的比赛进行到第81分钟时替补出场,这创下了德国国家队历史上在大赛中的最年轻出场纪录。此前的纪录是19岁的波多尔斯基在2004年欧锦赛创下的。穆夏拉出场时间虽然只有十几分钟,但却拿出了超乎期待的表现。正是他面对三名匈牙利防守队员时大胆突破后的传中为德国队带来了最终扳平比分的进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拯救德国的军功章应该由他和格雷茨卡共享。

正如同葡萄牙比赛中最大的收获是左后卫格森斯,同匈牙利比赛,德国队也收获了穆夏拉这个宝藏。考虑到接下来的对手是英格兰,那他的价值也许会更加凸显——因为他身上的英国元素。

穆夏拉的母亲是德国人,父亲是尼日利亚人,但他出生后一直生活在英国,同时拥有德国和英国护照。他受训于切尔西的青训营,在2019年被拜仁选中并签约至2026年,这么一个长约给到一个未成年人,足以说明他的价值。在拜仁,穆夏拉虽然还不是绝对主力,但他善于在狭小空间中辗转挪腾并创造机会的能力已经在德甲赛场得到多次证明。英格兰足协和德国足协都希望能得到这个宝藏,但穆夏拉在2021年初的时候最终选择了德国队,并在3月25日对阵冰岛的比赛中迎来国家队处子秀,这也打破了乌韦·席勒在1954年创下的德国队最年轻出场纪录。

这样一个未来之星,来到大赛也最多是为了锻炼他,而不是指望他能挑起大梁。正如勒夫在欧洲杯之前所说的:“他还需要多学习。”但看到他在对阵匈牙利比赛中的表现之后,勒夫也会重新考虑对他的判断的,尤其是下一轮比赛,还有谁比他更了解英格兰足球呢?

新仇旧恨,索帅憋大招

也许,这个谜永远都无法解开了。这个小组第一的身份真是英格兰所期望的吗?在对阵捷克比赛之前他们就已清楚,小组第一很可能会碰到德国、法国或葡萄牙中的任何一个,而每一个几乎都是苦主,反倒不如走下坡路的西班牙和荷兰容易对付。但最终英格兰还是“勇夺”小组第一,并果真碰到了第一苦主德国队。也算是求仁得仁,英格兰又有何怨?

从最后一场比赛其实可以明显感觉到英格兰的纠结。他们的1比0来得很意外,此后他们就没有再发过力,可问题是,落后的捷克更像是完成了任务,愈发踢得吊儿郎当。1比0之后的比赛变成了他们主导的默契,而英格兰此时已无能为力。1比0的时候,捷克人根本就没有盯防斯特林,而且进球后他们也是慢吞吞走向球场,同时,索斯盖特并没有表现出进球后应有的狂喜,而是拚命喝水,似乎想掩盖什么。比赛之后两个主帅握手时,捷克人希莱哈夫满脸堆笑,仿佛赢球的是他们,而索斯盖特却全程黑脸。

但不管怎么样,小组第一是事实,索斯盖特的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我们会有更多的收获。虽然不是很完美,但我们是一支优秀的队伍。我们想赢得小组第一,我们想留在温布利。让我们拭目以待接下来的对手。”此时,也许索斯盖特还心存幻想。万一匈牙利创造奇迹呢?可惜,奇迹与匈牙利失之交臂,也与英格兰失之交臂,他们碰到了德国。

索斯盖特没有再展望未来,不过英格兰也并非就踢不过德国。毕竟,温布利是他们的法宝,而在穆里尼奥看来,英格兰也足够强大了。虽然小组赛进球不多,“但看得出,索斯盖特的战术储备也足够丰富,他们能够踢三中卫,而这将是应对德国人的好办法。”穆里尼奥认为,葡萄牙的四后卫体系应对德国的进攻是失败的,索斯盖特的三中卫体系能取得更好的结果。

三场比赛两个进球换来2胜1平,英格兰的性价比可谓是史上最高。正如穆里尼奥所说,英格兰还有很多藏着掖着的东西要等到面对德国的时候才会亮剑。再者,索斯盖特还有笔旧账要跟德国人算,那就是他在1996年欧锦赛半决赛中罚丢的点球。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避开德国呢?

三狮兴奋

德国不屑

当1/8决赛对手锁定为德国之后,英国媒体沸腾了,都在憧憬着与世敌之间的巅峰对决。但其实在德国人看来却并非如此。欧锦赛之前有媒体采访巴拉克,请他谈谈德国和英格兰之间的世仇,可巴拉克却表示:“我们认为荷兰才是我们的世敌。”

这句话必会激怒所有英格兰的球迷,但巴拉克这句话也并非出于傲慢。毕竟,荷兰足球给德国带来的痛苦要远超过英格兰。既然要仇恨,为什么不恨荷兰而选择更“无害”的英格兰?1988年欧洲杯的半决赛之后,荷兰人科曼用交换过来的德国球衣擦拭自己屁股的一幕是德国人永远都无法忘记的痛苦,所以,巴拉克才有这么一说,而且德国队确实也是逮着荷兰队就全力以赴地狠揍,对手亦然。

可对于英格兰,德国足球的历史战绩太好了,所以对英格兰恨不起来。他们输给英格兰的唯一重要赛事就是1966年世界杯决赛,他们输给了一个误判的角球,此后,他们1970年世界杯1/4决赛赢回来了,1972年欧锦赛1/4决赛赢回来了,1990年世界杯的半决赛赢回来了,1996年欧洲杯的半决赛赢回来了,2010年世界杯的1/4决赛赢回来了。如此骄人的战绩,何恨之有?

2002年世界杯的预选赛,德国先在客场1比0取胜,然后主场1比5告负,还给英格兰人一个短暂的狂欢,但与此同时,德国的胜利是老温布利改建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而新温布利启用之后的第一场比赛,德国队还是赢了。这么多年的优势,尤其是1996年英格兰欧锦赛半决赛的点杀英格兰,最终促成了莱因克尔的名言:足球就是22个人的运动,而最终获胜的是德国人。现在,两队又要在重要的大赛中相遇了,结果会是怎样?我们只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