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儿童
普通
限制
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短篇小说:守心

顾梦璃 2021-09-10

短篇小说:守心

“叮叮叮……”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在值班室浅睡的龙洁飞。龙洁飞睁着睡意朦胧的双眼,拿起了话筒,话筒里面传来七里屯派出所张所长那爆炸似的声音,“是刑警大队吗?我们铸件厂的扣件又被盗了,请你们来勘察一下现场。”

龙洁飞做好记录后向值班的大队长汇报了警情,大队长心想这个七里屯铸件厂一个月之内已经发生三次扣件被盗案件了,扣件厂的刘副厂长老是阴奉阳违,让他加密视频监控,他怕花钱,答应的好就是不做。铸件厂地处偏僻,破案条件差,一直没能破案,这不,这次又被盗了。他沉思了一下,转过身来对龙洁飞说:“你去喊上技术室的老周,你们俩一起去把现场仔细勘察一下,力争找到破案线索,早点破案。”

龙洁飞和老周开着大队那辆四处漏风的吉普警车冒着凌晨的寒风,飞驰几十公里来到七里屯铸件厂。龙洁飞到了现场,迅速搬下勘查箱,又是照方位图、细目图,又是寻找刷取指纹,忙的不亦乐乎。从北方警官学院到县里刑警大队实习,他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在学院他的各项成绩都是出类拔萃,来刑警大队实习,小伙子又卖力肯干,大家都比较喜欢他。

老周只是在旁边看着龙洁飞做这一切,偶尔提醒一下就不再说话了。他默默地围着现场转了几圈,终于在靠院墙的小沟边看到了一枚新鲜的脚印。他蹲下来,拿出卷尺测量脚印的深浅高低,仔细地研究起来。这时龙洁飞也凑了过来,老周自言自语道:“42码、解放鞋、底横纹、右前脚掌印浅,右脚跛”,他转回头对龙洁飞说:“提取。”

勘查完现场已是早饭时间,张所长带着老周、龙洁飞、刘副厂长在来到派出所的食堂吃饭。吃饭时,刘副厂长问张所长,“这个王八蛋都偷我们厂几次了,还能不能抓到他啊?”张所长看了看头也不抬大口吃面条的老周一眼,正准备批刘副厂长不落实加密厂区内监控的事,老周抬头看了刘副厂长一眼说:“你们厂里有没有腿脚不利索的人?”刘副厂长说:“难道还是我们监守自盗啊,不过厂里有个三歪子,他前几年开机器耕田时脚受伤了,右脚有点瘸。”他话还没说完老周就站了起来,坚定地说:“走!带我们去他家找他!”

三歪子看到刘副厂长带着警察来到他家,顿时面红耳赤、大汗淋漓,他嘴上还说:“你们来我家有什么事,我又没犯法。”老周那犀利的双眼立刻瞅到放在大门里面的一双沾着泥巴的解放鞋。龙洁飞夹起鞋子一看:“42码、解放鞋、底横纹,右脚鞋子带泥。”三歪子瘸着右脚走过去忙说:“这是昨天踩到水洼里了。”

“那你大清早套毛驴车是干什么去了?”张所长看着院里还没卸套的毛驴车问道。

“我,我没事溜溜……”三歪子语无伦次地说。

“依法搜查!”老周斩钉截铁的说。

果真在三歪子家的驴圈里发现了锻造厂的扣件。三歪子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老实交代了自己这个月连续偷锻造厂扣件的事实,厂门口小沟边的那个脚印就是昨夜他偷扣件时,一不小心踩到的,当时差点滑到小沟里去。

在回去的路上,龙洁飞满怀羡慕地问老周,“周工!我们还没把那个脚印带回去做模式分析呢,你就能判断罪犯是个跛足啊?”老周淡淡地说:“这没有什么神秘的,脚印看多了就对趾跖弓跟各个部位留下的痕迹一目了然了。现场的那个脚印明显的是右前脚掌内侧着地轻,留下的痕迹比其它部位浅,肯定不是一个正常受力的结果,排除刻意,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脚印的主人跛足。”

龙洁飞实习快结束的时候,县城西关发生了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地处偏僻,发案时间较长,破案条件较差。专案组四处碰壁,案件一度陷入僵局。老周他们重新复勘了现场,也没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最好的一个条件就是离中心现场一公里处的一个打麦机房门口有一个监控,但这个监控只能照到门口,无法照到距此300米的那个乡道上。打麦机房老板告诉老周,每晚都把一条大黄狗拴在门口的监控下面,门口也没有路灯,所以这个监控晚上就是漆黑一片,严格意义上讲就是个瞎子。大伙听了都很泄气。但老周还是让龙洁飞将这个点的监控拷贝了回去。

回去后,老周带着龙洁飞把监控看了一遍一遍又一遍。龙洁飞看着漆黑的监控画面,心里暗暗嘀咕老周这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但老周突然将监控暂停了,让龙洁飞记下监控当时的时间,并以此时间往外调阅其它个卡口监控视频,终于在两公里外的一个卡口监控中出现了一辆符合条件的摩托车。龙洁飞将此情况汇报给专案组,专案组扩大范围跟踪此车,以车找人,种种迹象显示该人疑点上升,专案组迅速出击,嫌疑人归案后立刻崩溃,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龙洁飞事后回看监控才发现,监控里是一片漆黑,但打麦机房门口那条黄狗的眼睛却是发出绿盈盈的光,老周让暂停的那个时间段,这个黄狗的眼睛正从左往右移动。老周据此判定当时肯定是在路上有个交通工具通过,引起黄狗的注意,黄狗的眼睛也跟随这个交通工具移动。

龙洁飞大声惊呼,佩服老一辈刑侦人的过人之处,难怪老周是大队的“队宝”。他也对自己毕业之后的从警之路充满了信心和期待。

龙洁飞实习结束之后被分配到东山市红旗派出所,当了一名治安民警。他踌躇满志的来到派出所,准备将在警院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公安业务当中去大干一番。

红星派出所地处闹市区,每天接警要将近百个,四、五辆出警车不停的在轮转,他的第一任师父是老赵。这天出警回来热得汗流浃背的龙洁飞刚到所里,就被老赵喊着出警。到了现场才知道,是一个妇女的猫爬到了树上,现在猫不愿意下来,这个妇女就拨打了110,让警察来把她的猫从树上给抓下来。

龙洁飞对这个妇女说:“猫本来就是可以上树的,等它安静了,自己就可以下来了。”这个妇女不同意,说,“那如果猫摔下来摔伤了怎么办啊?有困难找警察嘛,我现在有困难就应该找你们,你们就应该把我的困难解决掉啊!”龙洁飞正要准备和她理论时被老赵拉了一把,说,“去到物业找一把梯子去。”老赵踩着梯子爬到树上把猫给抓了下来,交给这个妇女。这个妇女才善罢甘休,嘴里还说:“你们警察就该这样为人民服务啊。”老赵带着龙洁飞立刻开着警车赶赴下一个现场了,老赵无声的行为也让龙洁飞也明白了:警情那么繁忙,与其有争论的时间还不如抓紧时间去处理警情呢。

小区业主和开发商因为交房时间和房屋质量问题发生纠纷,得不到解决,业主联合起来去市政府去上访。局里接到指令后,从各个派出所抽调人员前去维持秩序。到达现场之后,看了一群情绪激动、闹哄哄的的业主们挤在市政府的大门口,法制部门正在用扩音喇叭进行法制宣传。这群气愤的业主面对前来维持秩序的龙洁飞和老赵等公安干警口不择言地说:“我们又不是犯罪分子,我们是来要求政府给我解决问题的,这关你们什么屁事,你们又没有办法来给我们解决什么问题,有精力在这站着为什么不回去多抓几个小偷啊?”

本不想多说话的老赵看到龙洁飞被业主们问的哑口无言,就心平气和地对着业主说:“你们不要激动、我们的职责是维护社会公共秩序,是来保护你们合法的上访,不是你们的对立面。你们遇到问题要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表达自己的诉求,任何的表达形式都必须遵守法律和社会秩序,不得干扰政府正常办公,不得损害公私财物,不能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业主们听了这话,稍微有点平静,老赵接着说:“解决社会问题,政府有专门的救济途径,你们也可以选出代表到信访部门进行反应,共产党的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们要想相信政府,你们在此聚集严重影响了政府机关的正常办公,极易被人利用,我们也请你们早点散去,选出代表到政府部门进行反应解决问题。”老赵的这番话让龙洁飞感到平时谨慎平和的老赵瞬间就变成了高大威猛门神。

白天接到一个报警电话,到了现场才知道一个顾客和一个店主为了一件商品讨价还价,话不投机吵了起来。店主推搡了顾客一把,顾客踹了店主一脚,两个人报警非要公安机关给主持个公道。老赵和龙洁飞到现场之后,搞清事情原因,老赵说:“本身就是一件小事,你们自己控制不好情绪,导致目前这个状况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他继续对店主说:“做生意要和气生财,哪有精力整天和顾客置气啊。”他转过身来对那个顾客说:“你逛街买衣服本来是一件快乐的事,现在还要处理这个事情,你愉快的心情到哪去了啊?”他见两人都不吭气了,继续对两人说:“你们相互推了一把,踢了一脚,这件事你俩都有责任,现在你们检查一下自己是否有伤,如果没有,我建议你们相互说声对不起,这个事情到此为止;如果你们不满意,那就跟我们回派出所依法接受调查处理。”

店主和顾客接受了调解,现场散去。龙洁飞不解地问老赵:“师父,这种调解不是和稀泥吗?”老赵说:“这个警情本身就是一个很小的社会矛盾,我们不能用我们的手把它放大,如果没有发生实际危害,在双方都无异议的情况下,还是以调解处理为主,毕竟社会和谐才是根本目标,当然如果当事人不同意现场调解的,必须无条件的带回进行依法处理,这是原则!”

看着满眼沮丧的龙洁飞,老赵心平气和地说:“理想和现实总是有一定差距的,派出所就是处理鸡毛蒜皮的小事,鲜有惊天动地的行为,既然选择从警,就要守住初心,并坚韧不拔的走下去……”

夏夜,集中抓赌。一两年的历练,龙洁飞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了,他眼疾手快和同事们在赌场门口将四散奔逃的赌徒们控制住。老赵指挥其他人把赌徒们押回所里,让龙洁飞带着两个辅警打扫战场。他们在清理牌桌时,突然发现牌桌下面还有一箱子钱,面对满箱花花绿绿的钞票,他们三个目瞪口呆,辅警老陈喉结直动,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东西,这时四下无人,如果他们每人悄没声息地抓一把这无主的钱估计也只有天知道吧。

房间出现了短暂的静默,这时老赵走进来看了他们一眼,吼道:“磨蹭个屁啊,收拾好赶紧走!”这次行动局里给予了高度的赞扬,所缴几十万赌资全部上交国库。事后老赵犒劳兄弟们,酒过三巡,他拍的龙洁飞的肩膀说:“你还年轻,路很长,一定要守好自己初心,只有这样,你的从警之路才能走得更远更高,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龙洁飞听了羞愧难当,也暗暗下定决心,守好初心,不愧警服。

刑警大队选调侦查员,龙洁飞综合素质优秀,被调到刑警大队成为了重案中队的一名侦查员。

初到刑警队,龙洁飞感到非常地不适应,在派出所的工作对象还能有老百姓,在这里的工作对象除了受害人,其它基本上都是犯罪嫌疑人。同事们办案做事非常的快捷、严肃。无论多大多小的案件,嫌疑人到案之后,大家都高度谨慎,龙洁飞有时感到大家的情绪有点过了。他的第二任师父俞谨幽幽地对他说:“对嫌疑人放松警惕,就是对自己的前途不负责任。”

昨夜抓到一个吸毒的,审讯完毕,他趁看管室的民警不注意,偷偷的将地上的一个架蚊香的铁片捡起来吃到了肚子里。送到医院又是洗胃又是拍片,好不容易才从他肚子里将那个小铁皮取出来,万幸的是嫌疑人的身体并无大碍,但还是着实折腾了刑警队几天几夜。倒查得知,原来是当时负责看管的民警李贝贝在玩手机游戏,给了毒犯可乘之机,局里给不坚守岗位职责的李贝贝一个处分。

俞谨中队办理一个聚众斗殴的案件,俞谨带着兄弟们连续奋斗20多个小时才将涉案的20多个人关进去。第二天,俞谨的一个同学就找到他,说:“昨天关的一个人是我的一个朋友,有朋友托我来说个情,在犯罪情节上给处理轻点,能提前放就给提前放出来,这6万块钱是我给你活动经费。”

俞谨正在筹款买房子,目前急需要用钱,但他把装钱的袋子推给同学说:“老同学,如果等老了,你还想找我钓鱼的话,你还是把这钱拿回去吧,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一个字都没听,就当你没说,我现在有点忙,下次咱俩再聚吧。”说完他就把老同学送走了。龙洁飞知道后私下问俞谨,“师父,你不是缺钱吗?”“我是缺钱,但,别说是6万就是600万也不能拿今后到老的幸福去换啊,这个帐你不会算啊?猪头!”俞谨用卷宗狠狠的敲了一下龙洁飞的头说。

俞谨感到社会变革动荡期对人的心理防线冲击太大,准备给中队的兄弟们做个教育,却接到中队侦查员丁大壮酒驾被交警队查获的消息。丁大壮是名转业干部,在单位每次抓人都一马当先,工作勤勤恳恳,领导和同事都很喜欢他。但是,前一天晚上他外地来个战友,聚会时他喝了两瓶啤酒,心存侥幸开车被查到酒后驾驶,单位依规给他做了停职处理。俞谨知道后气得两眼通红,大家都替大壮感到痛惜。俞谨恨铁不成钢地对大伙说:“天作孽尤可违,人作孽不可活,你们以后要在生活中守不住自己,也会跟大壮一样倒霉,一时的侥幸葬送了一辈子的幸福,好好算算这笔帐吧。”

俞谨的远房表哥在辖区内开了个夜总会。他三番五次的开着他的大奔来找俞谨,要请俞谨和中队的兄弟们去夜总会唱歌,俞谨不去,也明确警告中队里兄弟们谁都不准去。俞谨表哥私下里对俞谨说:“阿谨,你放120个心吧,咱俩是亲戚,哥害谁也不能害你啊,哥也实话跟你说,哥的夜总会早就在市里找人给罩着了,不会麻烦你一丝一毫的,你尽管带着兄弟们去玩。”俞谨笑着说:“哥,我知道你不会害我,但我们警察有规定不能因私出入到你的这种场所,你的心意我领了,还有作为亲戚,兄弟给你提个醒,无论谁罩着你,你都别做违法的事,不然谁也救不了你。”表哥连连点头称是!但心里骂道:“果真跟以前一样,榆木疙瘩一个。”

春去秋来,局里看到俞谨年龄大了,把他调查督察部门去了,龙洁飞素质优异,被提拔为重案中队长。兄弟们给俞谨送行的时候,龙洁飞抱着俞谨大哭,他到刑警队是俞谨手把手教他破案的,同时也教他如何做人、如何做事。龙洁飞说:“我舍不得你啊,师父!你再给我提点要求吧。”俞谨端起一杯酒说:“兄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也只能教你这么多,以后的道路要靠自己去走了,我对你没什么要求了,只希望你带好跟着你一起冲锋陷阵的兄弟们,让兄弟们守好各自的内心,不要被外界所迷惑,从警之路发不了财,或许也当不了大官,但你们毕生都会为自己是名警察而感到骄傲,守住内心,也才是我们幸福的生活的根本所在!”

扫黑除恶行动开始,俞谨表哥的KTV倒闭,听说市里好多人都受到了牵连,下场非常惨。龙洁飞一个在老家乡镇当派出所所长的同学也因保护伞的问题,被双规了。

龙洁飞带着中队的兄弟们,在工作上冲锋陷阵、兢兢业业,在生活上,守住内心,对歪风邪气拒不沾染、洁身自好。中队考评年年第一。因个人工作能力优秀,带队伍有方,被市局提拔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他在就职典礼上讲话说了这么一段话:“在我从警的这几年,之所以能有今天这个成绩,除了感谢组织培养外,,我还应该感谢我的两位师父,是他们用自己操守教会了我守好自己的内心,带领自己的部属守好各自的内心。

守住内心,就守住了安生立命的根本,就守住了这份职业的荣耀。”